日系頭等艙大 PK:ANA 頭等與 JAL 頭等

/ 分類: , , / 0 則回應

ANA 頭等跟 JAL 頭等有一個非常大的不同:『洋食設計理念』.JAL 洋食菜單的選擇較多,每一道料理的份量較小,且由於日航頭等通常出發前會把里程位子全部放出來,搭乘的人數較多,每一種餐點都準備蠻多份數,非常容易可以把洋食大滿貫,每一道菜都點來試試.

JAL 頭等西餐前菜

看習慣 JAL 頭等的菜單,仔細看 ANA 的洋食極度不習慣,怎麼選擇這麼少.但這麼少的背後卻是每一道菜都非常大方,份量滿滿,食量小點洋食的乘客,可能想前菜和沙拉就塞飽投降了.

第一張圖片中很像肉醬派的這一大坨東西,全部由各式各樣蔬菜組成,佔據了整個盤子將近 40% 的容量.第二張圖片的彩椒海鮮塔,他跟魚子醬合起來是『一道菜一道菜一道菜』.第三張圖片中的伊比利火腿左洋梨,份量扎扎實實有五個.

份量超凡的前菜

1983 Miyazaki Caviar

和魚子醬並為一道前菜

扎扎實實有五個伊比利火腿

習慣在日航頭等的西餐點兩份前菜+整份日餐的我,在吃完安娜頭等第二張圖和第三張圖這兩份前菜之後,就知道今天的日式餐點我會吃不完了….

 


 

日航頭等的標準配置三位空服當中,除了座艙長以外,一定有一位是 30 代或 40 出頭的空服,通常這位最有熱情和笑容,但也最容易掛一漏萬.這兩位以外就是一位約四十代或五十代的資深空服.這就是矛與盾的開始.

在 30 代空服負責廚房的時候,當班我一定不會點牛排,因為風險極高,而且通常會有一個特色就是,擺盤有小缺失.但由於最年輕的在廚房,第二資深的四五十代空服+座艙長一人負責一個走道,這時候倒酒和應對進對的服務都相當理想.

反過來,假設是四五十代空服在廚房,這天我一定會相當期待牛排的表現,而且日航頭等會在 Serve 完牛排之後,由『 廚房擔當 』親自詢問客人牛排品質如何(這也通常就是第一餐的三小時當中,唯一會看到這位的時候,因為其他時刻她都在廚房),若當天牛排品質好,我一定不吝大聲讚美.但好吃牛排對應的是,由 30 代空服負責的那一個走道,往往就會發生上菜不及,乘客乾等,倒酒溢出等狀況.在 Loading 只有 5-6 的狀態下,座艙長通常會把兩個走道通通擔起來,由他自己主要服務,30 代空服幫忙.但在 8/8 全滿的狀態下,座艙長也只能無奈.

日航的年輕+兩位資深空服

說完日航頭等,來說說安娜頭等吧.安娜頭等的另一個好處:『扣除座艙長,其他兩位都是極資深的粉紅領巾空服』.這一班 NRT – LAX 頭等,一位粉紅絲巾空服被派到商務幫忙(但這班商務也很空),座艙長+另一位約 50 歲的資深粉紅領巾空服二打二服務.這時候座艙長主打服務乘客,另一位 50 代空服主要負責廚房,同時顧全食物品質和擺盤,上菜倒酒等服務也理想.如此 Team Work 是搭乘日航頭等所欠缺的周全.即便在 8/8 全滿的頭等之下,三位極度資深的空服仍然能為頭等帶來相當全面的服務,這是安娜頭等領先日航的地方.

座艙長拿了兩種杯子詢問

飛機起飛後,安全帶燈號熄滅,安娜座艙長來詢問要喝什麼,我回答 Krug.過了兩分鐘,她拿了第一張圖片的兩個杯子來問我,喜歡哪一種杯子喝香檳,這種體貼的服務,在日航頭等倒是從來沒有見過,而日航頭等的 30 代空服倒是常常在提醒之後才想起要用小酒杯 Serve 清酒(但日航頭等蠻常 Catering 欠缺小酒杯).下圖是 50 代粉領巾資深空服所端出的完美牛排,熟度 Perfect.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