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東梅田的秘境壽司小店 – 栄寿司

時序拉回 2017 年冬天,當利酒師朋友 Saki Kimura 和我討論著年末年始的餐廳行程時,推薦了一間她的 Bar 常連客 Jin San 推薦的壽司店,位在大阪東梅田的秘境內.當他貼了食べログ連結給我,我們不禁討論起 3.06 分評價的餐廳是否好吃這件事.我一向對食べログ相當著迷,通常餐廳都從上面搜尋,這次的 3.06 著實讓我嚇到,也起了輕視之心.事實證明,我們一行五人(巧遇介紹這間店的 Jin San)在這間店玩的非常開心,事後還到 Jin San 介紹的一間章魚燒酒吧續攤.

12/27 當天,在我們從東京風塵僕僕抵達大阪,並到神戶附近的清酒酒莊一日遊;寒風吹拂一整日之下,我老婆和我都凍壞了,神戶出身的 Saki 桑則是完全不受影響的玩興大發.下午四點左右回到大阪的飯店稍事休息,準備六點半到壽司店小酌一番.

榮壽司的門口極為隱密,一不小心就會錯失.一進到室內,Saki 桑大吃一驚的叫了一聲,原來推薦她來這間店的 Jin 桑正坐在 Counter 的小角落且已經開喝了.Saki 桑一邊說著 よかった 太好了,一邊跟 Jin 桑開心熱絡的聊天,加上 Jin 桑我們一行五人正好佔據了 Counter 的直角區域.

在熟門熟路的 Jin 桑帶領下,Saki 桑確認了我倆外國人有沒有什麼不吃之後,就從啤酒和梅酒開始了今日盛宴.

蘿蔔絲是較為老派的擺法

首先由おすすめ的當日特選生魚片打頭陣,由於老婆不喜海鮮生食,我們四人點了三份來分享.ガリ壽司薑的味道極好,我續了第二次.

很快地『初めの一杯』飲進,開始日本酒的重頭戲;在 Jin 桑的推薦下,我跟 Saki 桑分別點了淡口的純米酒來搭餐.經過 Saki 桑數度的指導,我已經大略知道日本酒並不是越貴越好,事實上越貴的純米大吟釀味道通常越複雜,不若簡單淡麗的純米吟釀或是純米酒適合搭餐;尤其是味道簡單的生魚片,若以純米大吟釀開場,則生魚片的風采盡失.老闆娘倒酒非常豪邁,當天的每一杯日本酒都是滿到杯緣.

生魚片完食之後,我接到家人通知,一位親戚在美國重病,始終照顧我的大姑姑要緊急飛到美國奧斯丁,我就出到店外打電話聯絡是否有能幫上忙的地方,這當中的壽司我請他們先吃不用等我了.

回到店內,貼心的 Jan 桑確認了之後的 20 分鐘我都不會再外出接電話,這才請老闆上茶碗蒸.茶碗蒸底下的蛋液香順滑口,上面擺的柚子絲更是畫龍點睛,甫開碗蓋就聞到香味撲鼻的柚子香,也恰到好處的襯托茶碗蒸的高湯味.這是此行第一次被日本式柚子震懾了.(第二次是 12/30 晚上的六本木龍吟的お椀,飲進高湯之後,藏於湯料底下的些許金柚仿佛重擊般為整碗湯畫下完美句點)

完食茶碗蒸之際,店內已然完全滿座,Counter 十味滿座不說,一旁的兩張六人桌也全數佔據.數度有想進店的客人被拒之門外.最後的高潮,是 Jin 桑早在一開始就已預約的ネギトロ,這是老闆混合蔥花和鮪魚碎肉,加上酥脆海苔製成的捲物,調味驚艷,好吃到我要把舌頭給吞下肚.這時想要加點,卻已經完售了,老闆說現在客人多,他無法抽出手重新製作.

吃完自己的份,還很厚臉皮地跟旁邊日本同伴要了他的份來吃….是有多愛吃的我….

曲終人散之際,老闆用盤內剩餘的壽司薑,紫蘇和蘿蔔絲製作新鮮的紫蘇卷作為結尾.由於用餐之際得知老闆曾經來過一次台灣,我偷空跑回飯店,把準備好的快車伴手禮送給老闆,然後拍拍肚子,心滿意足的離開.

出到店外,好客的 Jin 桑問我們四人是否疲累,他要帶我們去她口袋私房的章魚燒酒吧喝一杯.榮壽司老闆的人情味和爽朗笑容,混雜著在體內燃燒的酒精,即便吹著冷風走在接近零度的大阪街上,卻也不那麼冷了.好一間食べログ 3.06 的店啊!

栄寿司
https://tabelog.com/osaka/A2701/A270101/2702552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