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 長榮 LAX-TPE 商務艙

最近兩年搭到最滿意的一次商務艙,就是 LAX – TPE 的全滿長榮皇璽桂冠艙,你沒看錯,不是日航而是長榮.

我是第一個登機,登機之後負責我這排的空服員拿了迎賓飲料過來,跟我親切地打招呼並用姓氏稱呼,詢問需要什麼迎賓飲料.在我要了 Pajamas 之後,確實記得我要的尺寸,起飛後另一個空服沿路發放睡衣並詢問尺寸的時候,準確的遞送我要求的 M 號給我.這種 Personalized 的服務,不要說商務艙,連全滿的頭等艙都不見得有(阿聯酋我就是在說你),何況是全滿的皇璽?

換完睡衣(我大概是少數幾個有換的),座艙長來打招呼,一樣是用姓氏尊稱並且說今天的飛機會 Delay 一小時到,詢問是否有轉接航班.在我說了我早上九點要在台科大開會的時候,他特地走回前艙再次詢問精準的降落時間並安慰我應該會來得及;雖然我知道飛機上的安慰都做不得數,因為降落前的盤旋,突如其來的 ATC 和 Gate 遠近都會著實影響實際的時間,但能做到如此,令人驚艷.

14 小時半的飛行時間裡面,座艙長主動幫我添加了三次香檳(不是 Krug),適當的總是會有人在服務鈴按下去的 30 秒之內出現,說到這不禁讓我又要再對阿聯酋頭等按服務鈴兩次沒人來卻發現在 Galley 聊天感到無奈.

 

『 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

這是我在第一餐用完之後,機艙夜深人靜之時,看著頂上的人造星空,不斷盤旋在腦海裡的一句話. 2014 年開始,尋尋覓覓多年,汲汲營營找尋最佳的商務艙頭等艙,試過國泰新航日航阿聯酋ANA 等等好的航空公司,卻不知隨著時間轉移,長榮已經成長茁壯到如此境地.這種失落和頓悟感,在靜謐機艙內不斷盤旋腦中,令我輾轉無法入睡.

作為一個星空聯盟什麼階級都不是的我,卻能在長榮上面感到這種服務,無怪乎幾天後在 Infinity 聽到一位台籍經理人對一群從 ORD/LAX/JFK 搭長榮來台北轉機去東南亞的老美說道,Their Service Is Amazing 並獲得忙不迭的正面同意.

的確,對歐美人來說,長榮硬體好(反魚骨)、服務好(任勞任怨)、軟體好(酒單好有睡衣過夜包 Rimowa),唯一常被大家詬病的食物,也因為歐美人長期被養壞了,吃到這唯一值得抱怨的地方卻仍感到無比開心.

長榮,真的不一樣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