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升等的國泰,卻有愉悅舒適的體驗

超賣升等,一般我們稱為 Op-Up 或是 Opt-up, 是指在原訂艙等全滿的狀況下,為了塞進更多的乘客所以按照 Status 由高而低把人往高艙等送的過程,這自然也是持有航空公司高卡的其中之一好處.是時尚,越是持有高卡,越是會有期待升等;每次總告訴自己平常心看待,有則開心無也無妨,但當了五年的寰宇一家綠寶石,平常心卻始終沒有學會.

今天的班機,由於是位在過年假期之後的超級淡季,許久之前就知道這班飛機的 Op-Up 的機率趨近於零;Checkin 一看座位圖,果然 PY 只坐了不到 40%,每個人旁邊都有一個空位可以獨享兩個位子.登機前一貫的美國二次安檢,走進登機門,ISM (Inflight Service Manager,國泰的黑衣座艙長) 按照慣例拿著我的登機證看座位;反常的是,她竟然盯著我的登機證半秒鐘,跟我說:『 歡迎登機 D3 ,我的名字是 Rose Marry,您的位子在這一個 AIle 往前走就是了 』.哇,驚訝!

通常這種查看登機證的程序,登機的時候至少要做 100 次(不誇張),因為有兩百多個客人;正常的 SOP 都是看了登機證,說:『來請往這一側走』,但是,在非頭等艙的情況下,在登機口被稱呼姓氏,還還真是沒有過……

由於飛機僅有半滿,很快地大家坐定準備起飛;在發放特選迎賓飲料的時候,我選了香檳(這一季三月的特選香檳 / 氣泡酒比前幾個月好蠻多),順便要求負責左側的空服保留餐點.由於他們會在起飛之後立刻加熱主餐,等到起飛之後才要求保留,通常就都來不及了.照例我保留了中式餐點,今天的菜單讓人口水直流,乾蔥矢油明蝦,D3 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正在等他們加熱餐點送來,好餓啊!

起飛之後,準備就緒,帶好耳機和頸枕,開始一路瘋狂大睡;D3 最喜歡飛機上睡覺了,就算睡到九霄雲外去仍然不擔心睡過頭,一定有人叫你,完全安心沈睡不用鬧鐘.一覺醒來之後,已經是起飛後六小時了;今天的飛行時間十二小時整,比前幾天的 LAX-HKG 飛行時間 15 小時 40 分鐘整整少了三個半小時,真是可恨又可愛的西風噴流呀.

按了服務鈴,請空服加熱保留的明蝦,我看到 ISM Rose Marry 在特選經濟艙的右側走了過來;不以為意的我,自顧自地去了洗手間,回來位子附近,發現 Rose 在我的座位前面坐著等我回來,『 Mr. D3  Good Morning,希望你有一個很好的睡眠』,我的天,她是怎麼知道我何時醒來的?!


簡單一聊才發現,她真的是非常非常巧的走來特選經濟艙,就看到我睡醒了準備起床.這代表她在起飛之後,一定來找我好幾次,但目標都在睡覺這才放棄;不然,全暗的機艙內,要在右側 Aile 一眼就認出特定乘客已經醒來真是太難了.閒聊完畢,要了一杯 Double Extra Iced Hong Kong Style Milk Tea,拿起電腦開始工作.

五分鐘之後,經濟艙的 Purser 拿了一籃 Snack 過來,也是直接稱呼姓氏:『 Mr.D3 您終於醒了,剛剛我們 Manager 一直在問如果您醒來了一定要通知她;您的餐點已經在加熱了,大概要 20 分鐘左右,這邊有一些小點心,請問您有想吃什麼嗎?』多好的服務,多讚的細節,偉哉國泰.

搭飛機的時候,雖然會很期待爆滿升等,但是這種上座率不到 50% 狀況,通常會給高卡帶來超乎平常的服務水準;舉日航來說,D3 這輩子經濟艙最佳的體驗就是在 Loading 不到 30% 的 LAX – KIX 飛機上,雖然沒有升等,但是細節卓越,體貼至極.這一班國泰,從 ISM 到 Purser 的服務水平,超過滿艙被 Opt-Up 拉到商務艙去的經驗.換句話說,最慘的狀況就是上週從 LAX 回台灣的狀況,全滿但是沒被升等,爽不到也體會不到細節的服務.

執筆至此,空服已經送上餐點,香味四溢,要開動了!一般來說,ISM 或座艙長如果認真仔細要求,當班的所有空服就會跟著非常認真;好的 ISM,完全會讓人感到舒適無比,服務暢快.即便沒有升等,獨享兩人位+極好的服務+空曠的特選,又可以累積里程到 Alaska 160% 去,完全開心呀!

PS. 下飛機前,Rose 小姐又來誠摯的謝謝我搭乘國泰,揪甘心

延伸閱讀:

又一次的國泰高卡升等:HKG – LAX 特選升等商務
羽田國泰商務貴賓室:「 日航頭等去旁邊玩沙吧 」
我愛國泰 – 升等的 11K 靠窗商務艙最佳王位
2018 首訪國泰香港 Wings 頭等貴賓室 – 又一次的失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