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三:Rolls-Royce 的道歉心意

/ 分類: , / 0 則回應

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一:永遠多想一步的細心
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二:日文親筆道歉信
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三:Rolls-Royce 的道歉心意

就在 Director 親手捧著道歉信來解釋,並致贈一瓶 Ritz 清酒作為補償後,原以為一切落幕的我們,在東京鐵塔夜景前,享受了寧靜的一晚(其實真的很喜歡這間 Ritz,而且這時還沒有體驗到最強 Lounge)。

隔天,睡到十一點的我們被刺眼陽光叫醒。由於 Tower View 房間是面向北,一大早不會有嚴重艷陽高照,大概十點多會開始有陽光灑進來。梳洗妥當,到了 Ground Floor 攔了台計程車準備去西麻布的自家製麵義大利餐廳用餐。一般來說只會問我們要去哪裡的 Doorman 今天特意問了的房號,我不疑有他的問說了。

上車報完地址,準備開車之際,Doorman 罕見的把手擋在計程車前,用日文跟司機說聲請等等;只見他用耳內對講機講了幾句話,上車跟我說:「 We have prepared another car for you」,便請我下車。

此時仍感到一頭霧水的我,跟老婆討論起來。老婆猜會不會是 Ritz 為了表達誠意,已經幫我們叫好一台 Taxi 在等我們了。兩三分鐘之後,昨天來致歉的 Director 出現在眼前,請我們到室內溫暖的地方稍等,他會把車弄來。

事實證明老婆說的是對的, Ritz 果然弄了台車給我們,但不是計程車,是 Hotel 的專屬車:Rolls-Royce,我們就看著 Director 很辛苦的指揮超級加長版的 Phantom 夾縫中求生存,花了五分鐘總算在一堆計程車當中找到位子。我老婆開玩笑的對我說:「 你今天餐廳應該訂在橫濱才對,西麻布才幾分鍾車程而已呀」

Director 親手幫我們開車門,請我們坐定並幫我們拍照;他一開始用他自己的手機拍,我就猜到會有照片洗好擺在房間裏(事後證明果然是這樣,還多了對可愛的 Ritz 小獅子)。 Director 90 度鞠躬後,問了我們大概幾點回飯店,司機便開車了。

今天預定的餐廳是西麻布的 AWkichen,含自家農場沙拉野菜、冷前菜、熱前菜、Pasta、雞腿排與甜點的 Course 才 4000 日幣一人份,每人加 1000 日幣還能有兩小時的啤酒調酒紅白酒喝到飽,這樣是要怎麼賺錢?

AWKitchen 新鮮的自家農場野菜沙拉

由於西麻布地區多是蜿蜒小路,一般車勉強能夠轉彎的路,對加長型勞斯萊斯卻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正常只要十分鐘的路程,就看司機萬般辛苦的拼命繞路,導航指引右轉,我們卻要左轉左轉再左轉才有辦法。原訂 12:00 的餐廳,卻連 12:20 還未抵達。到了最後,總算到附近了,司機卻無法找出確切位置;他把車在轉角處一停,衝下車問路去了,此時路邊的人經過紛紛探頭往車內看。已經習慣頭等艙待遇而很習慣注目禮的我,卻著實吃不消這種待遇。

五分鐘後,司機喘吁吁(喘的很誇張)的跑上車回報他找到路了,總算在 12:30 把我們送到餐廳。說了聲謝謝,就跟老婆享用午餐去。

約 13:30 左右,手上邊吃著 Pasta,突然接到通知,一位素來照顧我的親戚長輩,因為女兒病重,需要在隔天立刻飛往美國。由於機位關係,長輩的老公從東京轉機,長輩要從關西轉機。幫他們訂票的 AA 客服抓了 814 而不是 816,在關西有著 5 小時的轉機時間。正想著有什麼能幫上忙的我,走出店外聯絡長輩,卻看到店門口停著一台 8888 車號的加長型禮車,司機坐在車上,一絲不苟的看導航,完全沒有打瞌睡或玩手機。。。這不正是送我們來用餐的勞斯萊斯嗎?

通話完畢,走回餐廳跟老婆說了這件事,得到有趣的回應:「看來妳不能喝到飽囉,別讓人家等太久」。14:20 用餐完畢,司機親自開車門歡迎「登機」、阿不是,歡迎登車才對。原以為就這樣要回飯店的我們,被司機的一句話給驚嚇了。「 請問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Ritz Carlton 的極致表現,至此展露無疑。包下一台車讓我們隨意使用,沒有任何壓力,連司機也不知何時要回飯店。若不是當下要趕著回飯店請東京日航幫我候補隔天的 ITM – HND 班機,在艷陽高照的東京市區乘車遊覽,著實人生樂事。

回到飯店之後,果然在房間看到登車前拍的照片,以及 Director 的親筆信。雖然這次的清酒事件著實造成了些影響,Ritz Carlton 仍然維持我心目中的最佳飯店第一名。 Ritz Tokyo, I will be back.

Director 的親筆信函+Rolls Royce 照片

 

週年快樂字樣的 High Tea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