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一:永遠多想一步的細心

/ 分類: , / 0 則回應

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一:永遠多想一步的細心
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二:日文親筆道歉信
Ritz Carlton Tokyo 東京跨年三之三:Rolls-Royce 的道歉心意

這幾天待在日本過新年,2017 年 12 月 30 號 Checkin Ritz Carlton Tokyo 一路住到 2018 年 1 月 6 號.Checkin 之後把行李寄著,和剛從和歌山完成四天三夜行程的利酒師朋友 Saki 桑一起去了東京站吃燒鳥和親子丼.回到房間 Saki 桑回家的時候發現,她從和歌山辛苦扛回來、怕壞掉不敢托運一路提上飛機的清酒 1800 cc,竟然沒有在房間內.

和歌山扛回的梅酒佐鐵塔夜景

我們四人找了半天,最後 Saki 桑打去 Conceirge 用日文詢問.Ritz Carlton 回應,在搬運行李進房間的過程中,員工把清酒打破了,但他們在東京有發現同一款相同的清酒,『 已經派人去買,最晚八點一定會回來 』.我們五點 Checkin ,七點回到飯店,約七點半朋友準備離開.飯店請朋友在我房間稍待片刻.

這罐清酒是 Saki 桑特別從和歌山、她的師匠的清酒店搬回來,在師匠的精準照料之下的『 兩年熟成 』清酒(店裏為了維持清酒的儲存,即使室外 5 度也不開暖氣,仍然用冷氣維持著 15 度), 12/31 『 大晦日 』晚上在他的 BAR 要感謝一整年來照顧的客戶,開來慶祝之用.對於我來說, Ritz 就這樣把我交給他們的東西打破,還是對我來說重要的朋友,在當下心情非常沮喪,完全不敢直視 Saki 桑.畢竟期待 Ritz Carlton Tokyo 好幾個月,這間也一直是 D3 在東京最想住的飯店之一.

一月一日的早餐

八點初頭,Guest Service Supervisor 川口先生帶著一款看似一模一樣的清酒回來了,但是 1800cc 的清酒完全沒有提袋. Saki 桑用著日文跟川口先生說,清酒有回來就好,她非常感激,這個房間是 D3 訂的,對他們非常重要,希望 Ritz 不需要再管她的清酒了,認真照料 D3 在飯店的 Stay.

在五點多發現清酒被打破之後,八點前立刻生出一罐『 看似一模一樣 』的清酒,這樣的服務,已經是完全超乎一般頂級飯店的期待了.但是,對日本人來說,這還似乎有點不夠.

七點多,Saki 桑在房間內跟我聊天、等待飯店人員買回清酒之時,不免言談集中在這件事情上.她受到的日式訓練,是永遠比客戶多想一步. Ritz Carlton 雖然『非常神奇也迅速』的去買回清酒,但這只是第一步而已.對於專業的利酒師來說,之所以選擇去和歌山師匠的酒鋪買酒,而不選擇在東京買的原因,是 『 清酒的儲藏條件 』.她相信在東京任何一個銷售清酒的店鋪的儲藏條件,都不會像和歌山的師匠那般當孩子一樣照料.因此, Ritz Carlton 主動去買的清酒,雖然牌子一樣、等級一樣,但是釀造日期有不同,是否經過熟成也不清楚;最重要的是,她無法確定這罐酒在過去一年或兩年的時間內,是否得到好的照料.

跟日本人相處這麼多年,深切理解他們不希望帶給別人麻煩的個性.Saki 桑不希望帶給我麻罰(因為我約好了晚上九點的龍吟),也不希望帶給飯店過多的麻煩.她這麼說:『 我會先把客戶灌到八分泥醉,這樣他們就喝不出差異這款清酒儲藏的差異了,所以請不要擔心 』.

Ritz Carlton 東京早餐

八點多,當川口先生帶著新買的酒來房間之時,Saki 桑語重心長的跟川口先生說,她真的非常感謝 Ritz 的臨急應變能力;但希望 Ritz 下次在發生類似狀況的時候,能先通知.因為,市面買的清酒無法確定最佳狀況的條件下, Saki 桑最希望的其實是飯店陪她打碎清酒的錢,而她可以用 12/31 白天的時間再去自己熟悉的清酒鋪買瓶別的.

這次的經驗,對我來說是個絕大的震撼.日式服務,不只做完(立刻找出解決方案)、做好(立刻去買來),還要能夠站在客戶的立場設想(發現直接去買一瓶不一定是客戶要的最佳解).在 Checkin 心目中期待已經的飯店的第一天就發生如此事件,對於整體住宿的第一印象當然是大打折扣的.但是,有機會用這個事件和日本人交流所謂的日式服務的精髓,卻是我得到的最佳學習體驗.

最後,當晚在龍吟吃的套餐,總共兩人花了 13 萬日幣.除了凌晨一點我們搭計程車離開龍吟時,主廚山本征治先生仍然出來送客以外,我絲毫未感受到真正的日式服務的精髓.而晚餐的品質,說實話,跟 12/29 當晚在和歌山、 Saki 桑師匠的清酒餐廳相比,跟 12/31 中午在六本木 Jeans George Tokyo 的紐約米其林三星(今年被降二星)在東京的海外初出店相比,食後的滿足感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層次豐富擺盤絕美的龍吟蜜柑甜點

12/29 晚上在和歌山,一桌四人,大家都喝了 500 – 600 cc 的清酒,從頭到尾十道菜懷石御膳,每人酒錢餐錢加總是 10000 日幣;12/31 在 Jeans George Tokyo ,餐錢酒錢加總是 33000 日幣.和歌山是從頭到尾清酒 Pairing,JG 東京是洋酒 Pairing.美味程度各人有差,是否喜歡也是重點,對 D3 來說,龍吟跟預期中的落差太大了.(雖然的確是有一兩道非常驚艷).

和歌山清酒 Bar 的客製化菜單 – Saki 桑師匠所作

 

龍吟名物松風蛋糕

至於和歌山的清酒之旅,和 Jean George Tokyo 的 Tasting Menu 特餐,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發表留言